央廣網北京6月24日消息(記者馮會玲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由於身處高等教育改革前沿,南方科技大學的每一點變化都備受關註,創校校長朱清時也因此一次次走在輿論的風口浪尖。近日南科大傳出消息,校長朱清時將於今年8月底5年任期屆滿離任,南科大遴選新校長的委員會已經在一個月前成立。
  兩代南科大領路人如何交接“改革棒”?南科大理事會理事、學術委員會主任唐叔賢希望,新校長能夠認同南科大“改革、高端、國際化”的定位;還有一些南科大的老師希望新校長不僅學術水平高,還有能力處理好和政府之間的關係,並且習慣和接受南科大現有的制度和氛圍。
  而對於即將離任的校長朱清時,5年校長生涯給他留下了一些遺憾,也讓他收穫了不少幸福。作為創校校長,朱清時對繼任者抱有怎樣的期許?卸任後,他又將何去何從?
  走進南科大時,朱清時六十有三,如今,增加的不僅僅是年齡,還有常年放在辦公室隨時要用的吸氧瓶,有手裡那一把數量越來越多的藥片,以及日益增多的輾轉難眠的長夜。
  朱清時:身體狀況還是沒有改善,我想我的壓力太大,我的頸動脈比較堵塞,所以大腦供氧不足,工作一段時間之後就覺得很煩燥,如果吸點氧的話大腦的供氧就會充足一些。
  距離離任只有2個多月了,駐留在朱清時腦海裡的,不是一次次走在輿論浪尖的煎熬,不是走出國門游說高人到南科大任教的艱難,也不是大小改革的舉步維艱,堵在胸口無法釋懷的,卻是最揪心的兩大遺憾。
  朱清時:我們要制訂章程不是隨隨便便的說一些面面俱到的話,而是真正要把我們想改革的這些內容寫進去,因此,這個難度是很大的。另外,我這五年校長一直想聘任到好的兩位學術副校長,我也找了好些人,但是他們還沒有下決心,還沒有到位,所以我們高層的管理團隊還不完善,這個也是一個遺憾的地方。
  5年,60個月,1800多天,對一個年過六旬的老人來說,每一天都不輕鬆,南科大舉手投足都會招引無數熱切的目光。為人師,為改革者,朱清時最感愜意的,便也只和這些身份有關。
  朱清時:看見我們的學生一個個正在成才,他們在國內外的各種大賽中獲獎,這個都是我這五年最興奮的時候。另外十八屆三中全會關於改革的決定公佈了之後,我們發現南科大在做的三項改革的措施都跟中央的頂層設計契合了,符合了。比如說像我們去行政化、學校建立獨立的法人治理結構、以高考為基礎自主招生綜合評價,這些都寫在了中央關於改革的決定裡頭去了,這就說明南科大改革在正確的方向上得到了中央的認可,所以我們很高興。
  改革,5年,時間短得實在捉襟見肘,遺憾再難有機會填補。即使想連任,身體也力不從心,所以,朱清時最期待接任者:年富力強。短短四個字,誰能讀懂其中的不舍?
  朱清時:這五年透支了很多的身體,壓力太大,身體不是太好,還是應該讓更年富力強的人來做才好。
  走出南科大的校門,朱清時會去哪裡?他說,記掛著南科大,重新續上與古陶瓷的情緣。
  朱清時:到南科大做工作之前我已經在故宮博物院的古陶瓷研究基地做工作,我想我離任之後我還會去那個地方,去故宮博物院做我喜歡做的事,還會繼續做。  (原標題:南方科大校長即將任滿換屆 朱清時:這五年壓力太大)
創作者介紹

香薰

zh92zhxd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