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記烤肉者 陳偉利
  大北,“滴水公益整合負債”創始人,很多人都聽說過他的名字。前幾天記者跟他閑聊,得知他一直在做一件事情:每周一早上,讓人搭順風車從安吉到杭州市區。
  大北做這個事情快4年了。每周一早上5點多,他從安吉出發開車到杭州延安路的省慈善總會上班,讓人搭順風車。4年裡,總共搭載了500多人次。大北說,車子空著也是空著,不如順路搭人代償。現在回頭看這事,好似一個小小的窗口,窺視人性的很多方面。
  讓他感觸最深的是,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太少——主動搭他車的人少之又少,即便他主動搭訕,仍有50%固態硬碟 的人會拒絕。
  如果收錢的話
  或許他宿霧們就會上我的車了
  上周一早上5點多,大北又準時出發了。開到安吉、餘杭交界處,他看到路邊有兩個婦女,一個70多歲,一個50多歲,應該是母女倆。這麼多年下來,大北知道,這麼早出門的多數是去杭州市區看病的。
  大北將車子開到她倆身邊停下,探出頭問:“要不要帶你們去杭州?”
  70多歲的老者挪了挪腳步,有上車的意思;身旁50多歲的婦女拉了她一下,小聲說:“等下把你扔到哪裡都不知道。”一臉很警惕的樣子。
  大北指指車前的“免費帶路”牌子,跟她們說:“我是做公益的,免費載你們到杭州。”但是母女倆仍是不信,並流露出不耐煩的表情。大北不泄氣,從包里找出名片給她倆看,兩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樣子,一眼都不看,離得遠遠的。
  大北又下車勸了五分鐘,但母女倆始終不願上車。大北只好開走了。
  大北說,這種情況很多見。
  幾天前,大北路過餘杭黃湖鎮附近,看到一女兩男在等車。大北照例問:“要不要帶你們去杭州?”其中一個男的問:“多少錢?”大北說:“不要錢的。”
  這話一齣,大北發現他瞬間防備心增強。男人跑到他車前,透過擋風玻璃看看大北是個什麼樣的人,大北把“免費帶路”的牌子給他看。他遲疑了一下。大北又把名片遞給他,幾個人猶豫了一下,搖搖頭說:“不去了不去了,你走吧。”
  大北當時哭笑不得。“如果那時候我說收錢的,可能這幾個人就願意上我的車了。”
  不相信有這樣的好人好事
  有人故意報了假地址試試
  平時在杭州空閑時,大北會去景區一帶免費載人,因為他覺得那一帶打車很難。
  今年夏天的一個晚上,12點多,他在九里松浙江醫院門口看到一個等車的男人。大北問:“去哪裡,我送你去。”男人問:“多少錢?”大北說:“不要錢。”男人愣了一下。大北說:“真的不要錢。你到哪裡,我送你去。”男人說:“南山路雷峰塔。”
  大北打開車門,男人上車了,路上他多次問大北“你真的不要錢?”到了雷峰塔,男人告訴大北:“其實我家在汽車南站附近。”大北說你為什麼不提前說。男人說,我防備,因為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好事。
  到了南站附近,男人下車時對大北感激不盡,一個勁地說:“這是人生第一次遇到這等好事,太好了,真的太好了。”
  還有一次,大北開車在龍井支路上,看到茅家埠附近公交車站旁有三個女的在等車,大北又主動去載客。聽說不要錢,其中一個說:“不用錢?哪有這麼好的事。”另一個說:“現在不要錢,然後載著帶我們去一個地方買東西,肯定是這樣的。”
  可能是人多有伴,三個女人將信將疑地上了大北的車,說去岳廟。開到岳廟,大北說:“到了,你們下車吧。我要到城西去了。”這時,三個女人用很驚訝的目光看著他說:“真的不要錢哎,社會上還會有這樣的人。”
  想成立一支愛心順風車隊
  讓信任的溫暖慢慢傳遞
  大北還發現一個現象:有些人下車後,撒腿就跑,頭也不回,更不用說“謝謝”兩字。
  見得多了,大北才知道,那是因為他們緊張。這些人大多是勉強被他勸上車的,一路上整個人很不安,僵硬地保持著一個姿勢。為了減少他們的防備,大北會跟他們聊天。但只要一下車,他們就會迅速跑掉,仿佛多停留一秒鐘就會有危險。
  雖然大北的車前一直放著“免費帶路”的牌子,但4年來,主動攔車的人幾乎沒有,98%都是他停下來去問的。停下來後,90%的人會先問多少錢。當聽說免費後,最後只有不到一半的人願意上他的車。
  大北在想,是不是因為人與人之間這樣溫暖的事情發生得太少了,以至於大家都不敢互相信任。
  現在,大北有一個想法——成立一支“愛心順風車隊”,讓有同樣想法的私家車主報名,滴水公益做統一的標牌放在擋風玻璃前,路人看到這個車牌想要搭車就豎起大拇指招攬。“或許做的人多了,相互信任的溫暖感會慢慢傳遞。”
  (原標題:聽說搭車不要錢,有人立即起了戒心搭車到了目的地,有人撒腿就跑)
創作者介紹

香薰

zh92zhxd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